50英里的见闻

Posted on Updated on

清华闪电跑群•雷同学•转载请注明出处

过生日总要有所庆祝。长跑届传奇Dave McGillivray的庆祝方式是过多少岁的生日就跑多少英里。我听说此事时第一个反应是,这人够得瑟。第二个反应是,我喜欢。于是我在去年42岁生日的时候跑了42英里。今年这43岁生日自然是要跑43英里了。这43英里跑的后勤补给却是个头疼事。吸取去年跑42英里后半段饿得六神无主七窍生烟的教训,今年筹划这43英里时自然希望沿途每隔两三英里就有食物和饮料补给。如果更奢侈一些沿途再有些移动厕所就完美了。想来想去,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找个超马比赛了。恰好离家两个小时车程的地方有个第11届Pineland Farm Salomon 50英里越野赛。这个比赛先跑3.5英里的一小圈再沿着一条15.5英里的路线跑三大圈。路线弯弯曲曲绕来绕去,每一大圈里都数次经过起点和终点所处的大本营。所以我的计划也简单:跑过43英里就可以撤了,剩下的七英里可以等50岁时再跑全也不迟。

50mi-01

恰好犇跑群的公众号上刊登了超马牛人阿迪的事迹“从0到1,阿迪教你跑超马”。反反复复对全文精简压缩后,我总结出了“坡走平地跑”的五字要诀就上路了。但哪一段是爬坡哪一段是平地就是个模糊数学问题了。第一大圈的时候只有五六个坡需要走。毕竟这个比赛全程只有1900米的累积爬升,和几个著名超马路线的累积爬升不可同日而语。第二大圈的时候,坡就连绵不绝了。我拿出了跑全马比赛的经验,在前面不远处找到了一个目标慢慢地追着。那个细高的背影已经略有些陂了。我一点点地拉近和他的距离,终于在一个水站追上了他。他叫Bill。Bill黯然地说扭了膝盖,后面的漫漫长路只好能坚持多远就多远了。

50mi-04
Bill黯然地说扭伤了膝盖

第三大圈的路程更为艰难了。按照原则应该是坡走平地跑,可是哪里有平地呢?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连绵不绝的坡。农田里更是坑坑洼洼一不留神就会崴脚。好在我的目标已经不远了。终于,我一公里一公里地数着,数到了43英里处,完成了以43英里庆祝43岁生日的计划。人进中年,阅世愈多愈明白世事无常,力不从心处十之八九。但自从去年开始过多少岁生日就跑多少英里之后,我不再惧怕生日而是有些小小的期待,因为在这一天我可以得瑟地说,每一年我都是比前一年多努力一点点的。这两次生日跑后都颇有些朋友打趣说等我100岁那年他们会来给我加油。哈哈一乐之余我也妄想,万一呢?那该是何等坚毅的玩世不恭。

可是我还不能停。此处恰好通过大本营。大本营周边错落地分散着众多帐篷。闲人们三三两两悠然而坐,呷着啤酒逗着狗,看到有人跑过就鼓然而噪。我们这些参赛 者挣扎着证明人是挑战艰苦的,他们这些观众亢奋着证明人是享受欢乐的。在这些观众前突然停下来有违厚道,就象马戏团的熊表演到一半突然辞职不干了。而且这 时我周身发热,头脑里反反复复地想着的只是啤酒。如果我再多跑七英里完成比赛,就可以领到两瓶冰镇啤酒。两瓶,冰镇,啤酒。刚从冰里拿出来,握在手里手指 发麻,气泡滋滋地上涌并在舌跟处四处跳跃,凉气从肚皮四处蔓延的那种冰镇啤酒。两瓶,会让我幸福地打着哆嗦的,在旁人开来我是失温了的那种冰镇啤酒。

50mi-05
差了几分钟进九小时的Dave和跑进九小时30分的Laurie

此时已经不可能在九小时内跑完这50英里了。我于是把目标锁定为九个半小时。在一个水站处David追了上来。先前的路上我曾经超过David。那时他正陪着Laurie跑,试图把Laurie带进九小时。此时却不见Laurie的踪影。David说Laurie体力不支不可能九小时内完赛了。我心里感慨了一下,想如果换做我,断然是不会因为赶时间而抛弃一个美女的。人和人的思想境界怎么会这么不一样呢。我向David抱怨说我跑不进九小时了。David忿忿然地说他也跑不进了。他现在的目标是九小时零五分钟。我心里又感慨了一下,想人和人的时间最小刻度怎么会这么不一样呢。我于是追着他跑。我居然还能跑得起来,而且速度不慢。我这才意识到,先前速度越来越慢并不是因为肌肉没有了能量,而是因为身体疲惫了。而疲惫,总是可以逼自己去克服的。

50mi-06
Deirdre和Susan用她们细细碎碎的脚步坦克一般碾压过来

但我不得不在离终点前的最后一个大坡处停了下来。我只是想走几步缓一缓呼吸,然而双腿打晃摇摇欲坠。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怀疑自己能否走上去。这时 Deirdre和Susan慢慢地从我面前跑过。坡是很陡的,所以她俩迈不开步伐,只能细细碎碎地跺着小步。坡也是很长的,所以她俩的呼吸沉重而急迫。可 是她俩保持着跑步的姿势,一点没有因为这个陡而长的坡就要妥协为走路。我可以猜得到在这五十英里比赛中,从头至尾,无论爬坡还是平地,她俩一步不曾走过。 这两个人让我想起了清华闪电跑群的燕姐。每次和燕姐一起爬坡的时候我都深为她的坚韧所折服。这两个人和燕姐一样,用她们细细碎碎的爬坡的脚步对我的精神坦 克一般碾压过来。所以我只能闪在一旁,为Deirdre和Susan鼓掌加油。最终她俩在个各自的年龄组里取得第一和第三的好成绩。

50mi-07
老末?四年前就已经62岁的Charlie根本不在乎

过了这最后一个大坡不久我追上了Charlie。Charlie慢慢悠悠怡然自得地用他100英里的配速跑他今天50公里的比赛。他只是用这个比赛为他今年的100英里的越野赛做训练而已。他说他很有可能是50公里组的最后一名。他不在乎。四年前他第一次跑100英里比赛的时候就是最后一名。“我那一年已经62岁了,我才不管是不是老末”,他说。

告别了Charlie后我开始冲刺了。汗顺着脸颊流下,又从帽檐上滴下。我的帽子从第七英里开始就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现在从帽檐处也往外滴着汗。这大概是我体力的极限了。幸好离终点已经不远。最后我于9:09:37的成绩通过终点,在全部126名完赛者中名列52,在39名完赛的40至49岁男子中名列第19。

50mi-08
每一年多努力一点点

幸福。直到赛前一周我还只是想自己独自找条路线跑个生日跑而已。而一鼓作气,说跑就跑,居然完成了我人生第一个超马比赛。赛后裹在厚衣服里哆哆嗦嗦地喝着啤酒,每当有人通过终点就和其他观众一起起立鼓掌喧嚣,幸福。

幸福之后的某一天我突然想起了Bill,那个膝盖上绑着冰袋还坚持跑下去的Bill。我于是查了一下Bill的成绩。他比我慢了94秒。仅仅94秒而已。他在这50英里的越野赛中从没有因为扭伤了膝盖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我以为我已经把他远远地甩在身后,实际上他颠颠簸簸地追着,一步不曾远离。

佩服。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