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 · 生| 查尔斯河畔听风

Posted on Updated on

清华闪电跑群•小明爷爷•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路上,岁月如歌
爱或不爱
你我都将成为公交车上被小朋友让座的“爷爷”或“奶奶”

 

亲爱的奶奶:
必须得坦白一下,这是一篇怀旧的文章,谨以此文,纪念7月的美东之行,和在查尔斯河畔听晨风从耳边吹过的那段时光。

清晨7点,哈佛图书馆外
清晨7点,哈佛图书馆外

还记得上面这个照片是7月25日早上7点在宁静的哈佛校园中拍摄的。那天早上5:30,队友们还在睡梦中,我轻轻走出Airbnb,趁着鱼肚白,漫跑穿越陌生的波士顿南区,从查尔斯河上的哈佛桥穿过,沿着安静的麻省大道,穿越麻省理工学院(MIT),在7点抵达了哈佛。虽然早已听说哈佛和MIT坐落于美丽的查尔斯河畔,且都没有围墙,但这次大早上如入无人之境,我还真有点按捺不住的激动。

MIT,查理斯河畔的小松鼠。你我都停下脚步,互相对视。那五秒,仿佛我们都是孩子
MIT,查尔斯河畔的小松鼠
你我都停下脚步,互相对视
那五秒
仿佛我们都是孩子
你可曾想过,20年前的中原大农村里,一个穿开裆裤的孩子头从外出打工回来的大叔那里听说“遥远的美帝国主义有个著名的哈佛大学,是全世界学子的梦想之地”,那时他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而如今当初的黄毛小子大汗淋漓地穿越MIT校园,跑到这遍地绿茵的哈佛校园,多么像梦一场。

但我终归是个过客,怀着无限的敬意,漫步穿过图书馆前的小径,挥手作别这片晨光中的宁静之地,折返穿越MIT,回到查理斯河。因为在这里,我和一群陌生而熟悉的人,有一个美好的约定:一起奔跑在查尔斯河畔,听风也谈风。

这是我少有的不带耳机跑步的时候,一个人,绕着查尔斯河,跑过波士顿自然博物馆,跑过一个个河畔公园,和几十位晨跑的帅哥美女说声早上好,发现竟然好多是附近的大学教授在慢跑。也许对他们而言,某个伟大的科学发现正在前方不远处。刚开始跑,就碰到了一队讲中文的跑者,我跟上去,原来他们中有一位朋友是西海岸华人烧烧跑群的舵主。他来波士顿出差,约了几位波士顿的华人跑友在查尔斯河畔晨跑。我自报家门,他们竟然认识我约好的跑友,并说他们是波士顿华人犇跑群的成员,于是我边跑边听他们先聊着美东和美西的跑步、环境、投资、创业,仿佛一首早晨的歌谣。

大约跑了20公里时,期待已久的老大哥,波士顿清华闪电跑群的雷队,穿着红色的清华“队服”相约出现在哈佛桥西头。见到他时,真有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激动之情,这可是我第一次来波士顿,又是第一次在这里见到从未谋面的校友。而且雷队还带着一箱水和两件波士顿清华跑群的队服,这是我期待已久的“战袍”,来美国之前就想着能够有一天达到波士顿马拉松赛的报名标准(BQ),然后穿着队服和校友们一起完成这个马拉松跑者的梦想之旅。可以说,雷队和随后抵达的校友,提前帮我圆了一半的梦想(说不上来的感激,回来就跟开挂了一样朝着这些大叔辈分的校友跑者看齐,努力训练)。

与波士顿清华闪电跑群,犇跑群,及加州烧烧跑群的跑友留念于查尔斯河畔哈佛桥一侧
与波士顿清华闪电跑群,犇跑群,及加州烧烧跑群的跑友留念于查尔斯河畔哈佛桥一侧
感谢雷队,临别时还卖给了我三件波士顿校友跑群的锦衣。我带回来后,一件送给了爱人心雨,另一件送给了我们二队一字班七君子中还在一线坚守的李苗(苗神)以及和我一起备战马拉松的争鸣大哥(鸣神)。

这次去美东的主题是创新创业教育调研,但是去之前我就给自己加了两个额外的任务:早晨6-9点的休息时间和晚上访谈结束后的休息时间,我要好好利用,用脚步丈量走过的每一个城市和校园,去感受美国城市和乡村社区中的人与文化,像林达《历史深处的忧虑》系列一样,努力用自己小小的视角,去张大眼睛亲近和观察这自由与束缚同在的移民文化。

首次玩水上滑板,摄于大西洋上。感谢波士顿朋友 Sydney
首次玩水上滑板,摄于大西洋上。感谢波士顿朋友 Sydney

幸运的是,无论是第一站纽约州的雪城大学,还是后来的康奈尔,以及再后来的波士顿,再到最后一站纽约市,我没有多少购物的欲望,却偏偏对他们的公园、社区以及校园内外的闹市别有一番好奇。既然这边的公共交通不发达,那么我就发挥自己“11路车”的优势,边跑边听风,去感受这异域的文化,与异域的人民搭讪几句、与相遇的跑友随便聊上几句。

夜跑中央公园和时代广场自拍。和豆豆姐一起回的路上结识了纽约工作的华人热心朋友Cathy
夜跑中央公园和时代广场自拍。和豆豆姐一起回的路上结识了纽约工作的华人热心朋友Cathy

初到纽约的那晚,预报有雨,我还是没忍住从91街跑去中央公园,和在纽约工作三十多年的滕达师兄以及汤潮师兄等校友相约一起奔跑,师兄们一边跟我介绍中央公园、纽约市以及美国这些年的经济社会发展,一边聊起自己来美国这些年的生活与感受,仿佛70年代的伤痕文学、80年代的理想主义和90年代的大变革在他们身上留下了许多美妙的歌曲。深深感到这些留在国外的华人校友对故土、对清华的怀念与深厚感情,对他们而言,这里虽然安定、富足、公平,却始终还是漂泊之地,根还在大洋的彼岸。然而,校友们虽然年事已高、部分程度上也是功成名就了,但却依旧保持着清华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不但享受着工作拼搏的过程,而且每天都保持着运动的节奏,这样也带出了哈佛、哥大、MIT等名校的孩子。仿佛从他们身上,我读到了托克维尔笔下的“贵族精神”。

跑到纽约时代广场时,抬头刚好看到了大屏幕上的跑步广告。跑者无疆
跑到纽约时代广场时,抬头刚好看到了大屏幕上的跑步广告。跑者无疆

更为难忘的是,在波士顿,我们一起开车利用周末一个下午的休息时间,到瓦尔登湖畔参观了索罗的故居遗址。张超老师随身携带着一本《瓦尔登湖》,而我的Kindle里则是刚刚读完的电子版。瓦尔登湖虽然在中国几乎人尽皆知,但是在波士顿的郊区却依旧如世外桃源般宁静,周末这里大多是家庭度假的好去处。湖水太清澈了,还有许多人在浅水区游泳,我们三个人也索性去畅游了一次瓦尔登湖。冰凉冰凉的湖水,和宁静的心境,简直不可多得。

瓦尔登湖畔,索罗旧居与《瓦尔登湖》
瓦尔登湖畔,索罗旧居与《瓦尔登湖》
现在想来,感谢可敬又可爱的张超老师,大家都称张老师为行走的段子手,情商智商都极高。感谢TIE计划的神队友们,一起啃汉堡、住Airbnb和一起brainstorming的日子,一起坐在我开的车后座又惊又怕又给我信心的你们,还有美东热心而精进的校友们,以及在这些城市和校园里奔跑而相遇的陌生人,这短暂的经历,却构成了我对更大的世界的向往,和对平凡生活更加的热爱。
如果有缘,我们还会相见。

358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