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罗拉多大峡谷穿越记之二:幻影农庄到南缘

Posted on Updated on

肖罡•清华闪电跑群•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接:穿越记的第一部分,从北缘到幻影农场

出来农庄,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些骡子。他们在悠闲地吃东西。好些游人都是骑着骡子从南缘往返幻影农庄的。北缘没有这样的服务。

走了几分钟就看到小溪边树林里有不少宿营点,那些就是著名的光明使者宿营地了。这是谷里三个宿营地里面最抢手的一个了。因为它靠近农庄和科罗拉多河,有时漂流的人们都到这住一宿。

沿着小溪往前走一些,终于看到了神秘的科罗拉多河。在峡谷南缘或北缘,基本上是看不到她的。正是这条变化莫测的河,用她的粗旷或温柔,经过几百万年,雕琢出这多姿多彩的大峡谷。跨河有两条桥,一条是通往南卡巴步道的黑桥,另一条就是我们要走的通往光明使者的银桥。银桥建于60年代,不但用于行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作用就是把咆哮泉的水引到南缘,供给南缘的餐馆,酒店和游人等。

485
银桥,肩负着行人交通和饮水两个作用
488
银桥上的全家福

我们兴奋地上了桥。桥面很窄,只容两人通过。脚下就是湍急的科罗拉多河,奔腾不息,从东向西,到了拉斯维加斯附近的米得湖再转向南,流到墨西哥的加利福尼亚海湾。人们可以随她从丹佛附近的落基山国家公园一直漂流到太平洋。科罗拉多河漂流是无数人的梦想。但漂流许可证是通过抽签决定的,名额太有限,实在不容易拿到。

河水随着季节的不同,时混时清。此时站在桥上,仿佛到了金沙江。

跨过桥,终于到了南缘谷底。刚转过一道弯,就看到一块巨石矗立在路边,像是在镇守大峡谷,又像是在警告游人,一定要注意安全。

489
镇守大峡谷的巨石

之后的一段路沿着科罗拉多河向西,路面是细细的黄沙,渐渐爬高,左边靠山,右边是悬崖峭壁下的科罗拉多河。斜阳下金黄的河谷和奔腾的激流相互辉映,颇有些金沙江中虎跳的味道。

492
科罗拉多河有些金沙江的风采

一迈之后,山路转离河谷,向南而去。不远就看到了“河边休憩屋”,游人可以利用这个设施换好泳装,到河边的小沙滩好好享受峡谷风光或者下河畅游。再向前走,路面变得崎岖不平,很多石块,不时还可以看到右边的清澈的小溪。孩子们借机停下,体验一下清凉的溪水。

496
小朋友们还是更喜欢清凉的溪水

这一段路和北缘那段“盒子”一样,在山谷里没有什么遮挡,还不太通风,在午间是非常炎热的,被称为“恶魔的开瓶器”。幸好我们通过时是下午四五点了。在这里还碰到几个五六十岁的户外运动达人大妈们,背着三四十磅的全副露营装备,迎面冲将下来。她们应该是要赶到幻影农庄宿营地过夜的。其中一位穿着短裤,大腿和膝盖上贴满保护的胶布,但行动却非常迅速,令人佩服。

再往前,就是之字行上升的山路了。太太在儿子带领下,又加快了速度,一会儿就消失在弯弯曲曲的山路里了。太阳渐渐西下,远处的金黄色的连绵不断的山峰就是我们来的北缘吧。再回望身后的蛇形山路,空无一人。

将近五点半,是太阳落山的时候了。我和女儿开始进入花园溪谷。谷里的秋叶点缀着黄昏,让人温暖且不觉寂寞。

499
花园溪谷里的秋叶

土路一会儿变成了峭壁边的石路,我和女儿放下背包,坐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休息,并带上了夜行的头灯。这时意外地发现前方还有个瀑布,那就是花园溪谷瀑布了。

501
意外发现的花园溪谷瀑布

月亮已经升上来,南缘还没有影子呢。女儿和我沿着花园小溪往上爬,小溪两旁草木茂盛,不愧是大溪谷里有名的绿洲。路上还碰到几只小鹿,探着头好奇地看着我们,原来夜幕降临后她们也不孤单,还有这些夜行人陪伴。

503
好奇的小鹿

周围如此的安静,只有女儿和我的脚步声。女儿在前面领路,我的头灯正好照在她的脚下,给了她更多的光线。看着她的背影,我为她的坚强,乐观和勇敢而骄傲。在这空旷漆黑的山谷里领路,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因为你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有我在她的身后,她就无需担心,只管向前了。今天一路下来,她从没叫累。有时欢快地蹦出几个舞蹈动作,有时哼哼自己喜欢的歌,有时听听我手机里的音乐,有时停下来搜集她喜欢的小石头,有时和我聊聊天,问一些我也答不上来的问题,或者就默默在前面走。

走着走着,在路边看到一块警示牌,建议游人不要尝试一天之内徒步往返科罗拉多河,因为路途遥远,极度炎热和1500米的爬升。今天我们可是深深体会了,因为每往下多走一步,就得用两倍的精力往回爬上来!

505
牌子说,不要一天内往返科罗拉多河。我们需要采纳这个建议么?

从“河边休憩屋”走了3.2英里,终于到了印第安花园宿营地。儿子和太太已经在此等候我们十分钟了。这是离南缘最近的宿营地。哈瓦苏派部落的印第安人当年为了取这里的水,修建了从南缘到这里的步道,并季节性地在此居住。后来一个叫喀麦隆的西部拓荒者在20世纪初把步道延伸到科罗拉多河,并改名为光明使者步道。他还收取每人一美元的使用费,和额外的饮水费和住宿费,着实发了不少财。此人后来还成了美国的参议员。

从北缘到这里,我们已经走了12个多小时,20迈/32公里。如果是跑马拉松,这里就是人们所谓的“撞墙”的里程了。加上今天已经走过的6000多尺的下坡和近2000尺的上坡,这实际上比马拉松还要难得多。孩子们和太太都显出了疲倦。肩膀由于背包的长时间压迫酸痛了。太太和我的脚底也开始起泡。所幸的是孩子们的脚似乎还好。从这里到南缘,还有将近5英里和3000英尺的爬升。跑过马拉松的人都知道,真正的比赛现在才正式开始。

508
到南缘,还要有5英里/8公里的距离,以及3000英尺/1000米的爬升

我们每人喝了一些水之后,又到水站添了些。太太和儿子吃了一个能量棒,女儿和我吃了些牛肉干。这时,有几个露营的人过来取水,关心地问候我们,问我们是否带够备用电池等。休息了十来分钟,我们就向最后最难的一段进发了!

路越来越陡,气温也渐渐下降。这一段路是之字形上升的陡坡。两边都是峭壁,平时阳光也不多。这次是儿子领头,女儿第二,太太居中,我殿后。黑暗中只有他们背包上的红色背灯在山谷里缓缓移动,格外显眼。可爱的孩子们,原来你们才是指引我们的光明使者!

509
孩子们是我们的明灯

地上不时看到骡子的大小便的泥坑。儿子总会在前面给大家及时发出预警。太太的脚步比先前凝重,但多了几分坚定。她从一个原来800米都跑不下来的柔弱女生,到现在成为跑过 North Face Challenge 半程越野马拉松和纽约马拉松的全程马拉松赛的运动达人。儿子也喜欢户外运动,今年春天还和老爹一起完成了一个短距离的三项赛,并且比老爹提前5分多钟完赛。女儿也不甘落后,春假期间和哥哥一起爬上了全美最危险的步道之一:赛昂国家公园的天使降临悬崖。

不一会儿,身后传来脚步声,两个身材健美的美眉赶超上来。原来是今早遇到的要双程穿越的那两位。她们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还夸女儿是她们的榜样。她们的目标是16小时完成。寒暄几句,她们就很快超过我们了。她们闪亮的头灯在山崖上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了。

从印第安花园要爬2英里才到一个主要的休息站。前方的几个亮点使我们看到了希望,走近才发现是一对鹿。她们的眼睛在黑暗中亮得像天上的星星。鹿妈妈用坚定的眼光直视我们,鹿宝宝好像发现了同类,追随孩子们奔了一段,又返回妈妈的怀抱。她们一点也不惊慌,静静地给我们这些夜行人行注目礼,让我们也不再孤独。

511
鹿妈妈和小鹿一点儿都不怕人

抬头翘望,已经可以看到远方有两处闪亮的灯光,那应该是建在南缘悬崖边上步道起点的卡尔博书店画廊和瞭望台画廊吧。两处灯光就像海岸边的灯塔一样,给我们这些夜行人方向和信心。

终于到了离南缘三英里处的休息站了。这里有一个小亭子,平时是个瞭望远景的好地方,还有饮水处。这个时候,大家已经非常疲惫,孩子们也开始犯困。时差加上三点半钟就起床,对大家尤其是孩子们都太辛苦了。他们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休息,吃了些零食。我到水站加了两瓶水。

512
孩子们很困了

这种时候其实不宜休息太久。否则体温下降,身体又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才能重新进入运动的状态,而且心理也容易懈怠。古人说的一鼓作气是非常有道理的。屁股下的大石头也比较凉,所以我们很快又开拔了。

接下来的路愈发艰难。这时太太给孩子们奖励了两颗平时喜爱的 Jolly Rancher 硬块果糖。有了点小甜头,他倆劲头来了,一直走在我们前面。太太和我艰难地在后面跟着。太太好几次说她的脚趾要抽筋了。每走一步,脚趾都会刺痛。这时拐杖确实能帮助减少一些腿脚的负担。太太默默地坚持着。

我们大概每半迈停下休息一次,每次只是简短的两三分钟。太太还发明了一种休息方法,就是两手扶着拐杖,两腿站直,腰弯成90度,臀部往后撅来拉伸一下脊柱。这样不用坐下,腰身也得到伸展休息。

到了离南缘一迈半的休息站了。我们没有停下。孩子知道这是最后冲刺了,胜利在望!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家只是默默地埋头往上爬。事后我问女儿当时什么感觉,她说只觉得快要撑不住了, 只能一点一点往上爬(charge a little bit by little bit), 大概也是用了洪荒之力吧。儿子说他当时老想往地上坐。太太的感觉是比去年的纽约马拉松还要难十倍!虽然有些夸张,但足以体会她当时的心情。

大峡谷从科罗拉多河床到顶部,有40多层层次分明的地质沉积。从寒武代到新生代,跨度达几十亿年。虽然举步维艰,我只能不停地鼓励自己,每往前走几百米,就相当于跨越了上亿年的时光隧道。

终于看到前方有个隧道了,全家人都激动起来,以为快要登顶了。因为上次来大峡谷的时候,我们往下走了一段,好像很快就到了一个隧道。孩子们兴奋地快步穿过了隧道。

513
穿过隧道,可是南缘在哪里?

过了隧道十几分钟,还没看到南缘的影子,大家不禁气馁起来,啥时候才能到顶啊!这时我才想起,应该是有两个隧道。我们只能绝望地在黑暗中继续摸索,觉得这段路怎么那么漫长。其实后来发现,两个隧道之间大概只有九百米,我们却大概走了半个小时。

这次穿越开始不久,就发现我的佳明跑表的GPS功能在峡谷里完全发疯了,以至于没法准确知道已经走过多少距离,或者还有多少距离才到达南缘。这样既不利于合理分配体力,也不利于调整心理预期。

终于到达了第二个隧道,转了一个弯,看到南缘尽头的灯光了!孩子大叫起来,奔向步道起点。他们居然还能跑起来!不可思议!太太激动得流下眼泪。

晚上九点十分,我们终于成功登上南缘!We did it! 全程近25迈/40公里,耗时15小时25分。

514
晚9点十分,抵达南缘,全程25英里/40公里,耗时15小时25分钟

附上一张南缘最后几迈的图片。

515
蹬上南缘的路

上来之后,我们马上去附近的光明天使客栈,准备给统帅非姐和大颂师兄报平安。刚打开电话,我还没拨出去,大颂师兄就打进来了!心里一阵温暖。大颂师兄为这次穿越付出太多,真是让人感动。

这时才感觉到饿了。幸好客栈里的阿里桑那餐厅还开着。这是南缘最好的餐馆之一。店里只有我们一家人。店里的员工听说我们刚完成穿越,都禁不住夸奖孩子们。服务生送上了热乎乎的面包。太太和我点了红酒,三文鱼和牛排,儿子点了他喜爱的意大利面,女儿点了芝士吐司。经过漫长一天的长途跋涉,说实话,此时美食已抵不过全身的倦意,更多的是内心的无数感动。我们带着孩子们真真切切地完成了一个不太敢想的挑战。2016年11月6日,女儿9岁,儿子12岁,他们兄妹引领我们,从黎明走到黑夜,克服种种不易,完成了大峡谷的穿越跋涉,来感谢为保护梅里雪山捐赠善款的朋友们。

看着女儿,想起了今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她蜷在家里的沙发上哭泣起来,问她半天也不说话。最后她才告诉我们,说是我们一直以哥哥为骄傲,她却没有什么让我们骄傲的。听了之后,太太和我非常内疚自责,是我们平时疏忽了对她的赞扬了。其实女儿平时就很努力,也很优秀,只是没想到整天嘻嘻哈哈的她有这么要强的心。这次穿越,让我们更加感受到她的乐观,坚韧和毅力。女儿,我们为你骄傲,Always! 儿子也在这次穿越中成为了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会体贴妈妈,也会关心妹妹。

望着窗外,那一片漆黑就是我们刚刚跨越的大峡谷。这已经是我第四次到大峡谷了。以前每一次都是和大多数游人一样,蜻蜓点水,在南缘边上感叹大峡谷的美丽和壮阔。也许很多人也曾经有过到峡谷底下探个究竟的闪念,可又有多少人真正付诸实现呢?其实你下定决心,行动起来,而不只是在外围观望,就很可能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到达你曾经觉得遥不可及的彼岸。

回到南缘边上的酒店,全家人美美地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后孩子们也没什么太大反应,倒是太太和我上下楼梯会腿脚酸痛。早餐后我们再次来到光明使者客栈附近溜达,看看昨晚爬上来的漫漫长路。

516
再回味一下北缘到南缘的漫漫长路
517
昨天我们居然走了那条路?

下午去了南卡巴步道,这是下谷底的另一条路,比光明使者步道短两英里,但路跟陡。我们还凑巧碰到了刚从南卡巴爬上来的三位国军师姐。

傍晚,我们坐上了最后一班巴士,去著名的若皮观景点看日落。

519
若皮观景点的日落

第三天早上,大家都觉得身体基本恢复了。去南缘看日出,然后在百年老店El Tavor吃了一顿丰盛可口的早餐。很赞的早餐,不要错过。

521
百年老店 El Tavor 的早餐

该走了。大峡谷,再见!我们一定还会再来的!

从幻影农场到南缘的照片集锦:

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科罗拉多大峡谷穿越记之二:幻影农庄到南缘

    […] 本文为穿越记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在另一篇。 […]

    Lik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